<acronym id="kayq8"></acronym>
<tr id="kayq8"></tr>
<rt id="kayq8"><optgroup id="kayq8"></optgroup></rt>
<sup id="kayq8"><small id="kayq8"></small></sup>
欢迎访问BINZZ励志网,分享好故事、传递正能量!
您的位置:Binzz首页 > 人生感悟 >

老巷子里的回忆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老巷子里的回忆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添加时间:2019-02-19 16:49:43 来源:Binzz网[整理] 编辑:zhongpei

在过去几十年,房子还是比较老式,各个地区还没有开发出来的时候,巷子是很多人都会走的,那也是我们玩耍的乐趣,随着经济改革,环境也在不断变化,关于你的那个巷子还在吗?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老巷子里的回忆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老巷子里的回忆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母亲去世后我很少回老巷子去?#32781;?#19968;旦路过总要频频回首。“相去日?#35328;叮?#34915;带日已缓。”渐渐地,老巷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老街坊们变得越来越落寞,走出去的人已经不在乎那些过去的晨光?#32781;?#21482;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依然坚守着。屈指数来,现在就剩下爸爸、刘大妈、陈姨几个老人依然健在,其他的都已作古了。妹妹说上次在街上见到了陈姨,说她说话的神情显得木讷,拉着她的手“二儿二儿”地叫得十分亲热,其实弄糊涂?#32781;?#22969;妹是“三儿”呢。巷子老?#32781;?#34903;坊们也老?#32781;?#26102;光这场无心的大雨将老街坊们淋得落汤鸡一般狼狈,可我曾经以为这条巷子是不会老的。

无法考证老巷子的来世,三个月大时我落户于此。老巷子坐落在古城东北角,按方位划分叫做北一街,是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两趟整齐划一的红砖房,各家都用木栅栏围着,后来砌了矮矮的土墙,但说话打闹仍听得真真切切,毫无隐私可言。二十几家院子,大门、灶台、水缸、碗橱如出一辙,不同的充其量是某家多个搪瓷缸和别致的洗脸架。一条巷子的街坊知根知底,闭着眼睛都能分辨出谁的声音,后来有好几户成了儿女亲家。

其中?#27426;?#32769;院子有些年岁?#32781;?#38738;砖灰瓦,可以想象它早年的?#36824;蟆?#38498;子很深,木格窗子,里面住着一个地主的遗孀,裹过足,人们叫她孙小脚。小脚爱干净,八十岁时头发依然梳理得油光锃亮。据说她手上的金银细软厚实着呢,老巷子里有谁生了个小?#20013;?#30149;,小脚就拿出她的金疙瘩,说熬的金子水可以去病。老院子难免有先人的魂魄游走,而孙小脚?#36335;?#23601;是老巷子里的魂,她可以给人们讲许多老街上的陈年旧事,也可以细数你?#23360;?#20843;辈的荣辱。她死后,那栋老院子终年昏黑,我们看都不敢看,因为老巷子里的魂没了。

老巷子里最耀眼的风景是钟家门楼,影壁墙上的?#27426;?#20185;?#24635;?#33557;独立,浮雕的宝相花造型别致。钟家早年是大户,拥有三进跨院,钟先生不仅是农学院高材生,也是?#20998;?#29233;情的勇士,他千里迢迢将女主人从一个国民党军官手上抢了回来。钟家女人出奇的端庄,有着凛然不可侵犯的美丽,是老巷子里唯一有小资风范的女人。她是教师,每天背着小包,走路轻飘飘一阵风似的。钟先生是那个时期小城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后来我曾在一本专业杂志上看到过他的论文。钟家门楼前的台阶光滑,老巷子里的孩子都?#19981;兜街?#23478;门楼前戏耍,大人们便搬了凳子在钟家大门前坐着,一来可以看着孩子,二来可以觊觎钟家的秘密。不过门楼里似有不可侵犯的隐私,所以人们总是小心翼翼地和钟家保?#24535;?#31163;。地震那年,一个寒冷的冬夜,临近几户人家都到门楼里避难,我也夹在大人中间冻?#27809;?#36523;瑟瑟发抖,这时大门开?#32781;?#38047;家女人抱着几件大衣出来,她漆黑的眸子流露出温和的目光,那目光?#36335;?#31359;透我们的身体,顿觉浑身温暖。后来想起她那优美的姿态,就像?#29615;?#33394;彩线条都属上乘的油画,让童年的我有了对美的启蒙。

女人是老巷子里的主角,男人们大都外出工作,只留下女人料理家务,她们虽不描眉画眼,但都梳理得标?#36335;?#38901;。其中秦姨算得上鹤立鸡群。秦姨是山东人,脸上嫩嫩的,身板正,款款走来时就会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到秦姨家的男人多,迎来送往就有了?#36824;?#24320;的秘密。夏天有人看见秦姨?#38590;?#20843;叉地躺在凉席上,任穿堂风轻薄地掀开她那未扣严的外衣,还有人看见一个年轻后生给秦姨洗脚,秦姨弯着腰,饱满的胸在后生面前晃来晃去。多事的女人都心照不宣地把耳朵安在秦姨家的门铃上,门铃一响就有人上门了。她们有时也替秦姨担心——这样的“生意”能做多久?果不其然,秦姨在那年春节前遭到了致命一击,派出所的刘大个终于抓住了秦姨的现行,男人却翻后窗跑了。据说秦姨最终也?#36824;?#20986;男人的名字,而自己却?#36824;?#30528;一双破鞋游街示众。老巷子里的女人背后都叫秦姨“红裤衩”,因为那晚秦姨穿的就是红裤衩。但我一直念着秦姨的好,那时母亲上班时把我和妹妹锁在屋里,秦姨时常隔着窗口给我们一把地瓜干或一把?#20174;衩祝?#23572;后摸摸我们的头说几句逗乐的话,我们觉?#20204;?#23016;的身影就像投进来的一束光,心也立?#22530;?#23194;起来。

有太多的人是老巷子里的主角,也是老街上的魂,他们聪明能干、有胆有识,因为他们的存在,老街显得风韵犹存。

我家邻着的院子住着当年的县委书记,虽然老巷子里官?#26412;?#22810;,但最高级别的就是这位书记。书记是女的,高高大大,常穿一身黄军装。军装是她丈夫的,她的丈夫是转业军人,是帅得比较明显的那种男人,长相与当时的明星达式常很相似。可放在时间之轴上称量,他们是?#27426;?#19981;相匹配的男女。她家有电话,家里的收音机总是传出播音员磁性十足的声音——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时间。但好景不长,女书记犯错误?#32781;?#38169;误很?#29616;兀?#22823;字报铺天盖地贴满了巷口。街坊们都佩服女书记的隐忍,她每天穿过小巷?#36335;?#27809;事一般,母亲说?#28216;?#35265;她流过泪。后来书记停职反省赋闲在家,我曾去请教过她功课上的难题,老师不会的她都能迎刃而解。她的?#20013;?#24471;很好,我后来写字也受了她的影响。多年以后她问题澄清?#29615;?#37197;到一家企业做了一名普通职工,她整天显得都很快乐,?#36335;?#20808;前的辉煌屈辱都已一笔?#32874;?#21518;来她的一双儿女都考上大学出国留学去?#32781;?#31639;是对她多舛的命运添了一笔?#26029;病?/p>

我家前面?#27426;?#25151;子是两间屋子半间厨房,可当时我羡慕得就像羡慕如今的别墅。房子里住着的齐大妈,齐大妈没文化,长相也粗糙,可有着热心肠,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她都乐意帮忙,于是成了街道小组长。发老鼠药、挖下水井之类的事,齐大妈高门大嗓一喊,整个老巷子就都知晓了。但没多久,老巷子里的人都对齐大妈有了意见,原因是齐大妈?#19981;?#25171;探别人家的闲事,而且有侦查隐私的本领,比如谁家来了陌生客人,谁家添了新物件,谁家用了电炉子(那时还是集体电表)等等,她?#20005;?#24687;传播得有板有眼,有些还人为地做了艺术加工。

老巷子里的回忆情感文章散文欣赏

齐大妈尽顾着别人家的事,不料自家后院起火。齐家男人是县委某部部长,外人都觉得男人娶了齐大妈亏到了家,但齐大妈有收复男人的本领,她一手好菜做得有滋有味。隔壁家的女人身段好、皮肤细,每天男主人一下班,隔壁的女人就赶趟似的来齐家聊天,有一搭没一搭地与齐家男人扯着闲话,有时还煞有介事端着报纸看,其实她也是文盲。齐大妈闷在厨房里,头顶冒了烟,把盆碗弄得叮当响,齐大妈无声的反抗终于打退了隔壁女人糖衣炮弹似的进攻,隔壁的女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没趣地离开了。

那时县剧团常有演出,于是我们都缠着齐大妈,因为她男人手上经常有多余的入场券。齐大妈总是把票分给与她要好的几个邻居,母亲也在其中。后来齐大妈做了子宫肌瘤手术,再后来她举家搬到了南方,听说齐大妈最后还是没有?#27833;?#30142;病困扰让癌症夺走了性命。几年前?#25913;?#35265;到过齐家男人回老巷子叙旧,也已风烛残年,母亲无意间提到齐大妈,齐家男人顿时感激涕零,泪水湿了衣衫。那一通哭泣,或许让齐大妈一生的坚守得到了慰藉。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可我对红砖房子的对门是心存怵惕的。我家先于对门落户到老街,对门后来才搬进来。那个蒋姓男人看着一溜整齐的房子有了一通发人深思的感慨,他叫过自己那个肥耳宽?#22330;?#19979;巴布满横肉、梳着长辫子的女人说:“瞧见没啊,这住的都是带‘长’的呀,你可要悠着点。”女人斜眼撇嘴:“哼,谁怕谁?#20581;?rdquo;

事实证明蒋姓男人的担心是多余的,长辫子女人很快就以勇于揭竿而起的气势确立了自己在老巷子里的王者地位。早晨,一条街不需要闹钟,只要长辫子起了床就可以听到公鸡打鸣样的叫声,孩子大人一起呵斥。长辫子有孙二娘的做派,小孩打架吃了亏,她两手一叉腰:“去,给妈打他去,打废物了妈兜着。”若遇到强势对手,长辫子会率领自己一群姐妹浩?#39057;?#33633;地同仇敌忾,直到对?#24535;?#26071;投降为止。老房子?#36824;?#23485;敞,于是长辫子大兴土木?#21152;?#20844;共场所私自拓宽自己的房子,老巷子里的人家多不与她计较。长辫子之所以如此嚣张是深谙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真理——据说长辫子的男人原有家室,长辫子在一个夏日夜晚拉开窗帘生生把男人给“奸污”?#32781;?#30007;人只得抛妻弃子与她结婚。

不过长辫子也有优点,她很孝敬,八十岁的公公住在北街,多少年不论刮风下雨她都做好饭菜送过去。自己的男人也被长辫子伺候得又厚又柔,每晚都会做几样下?#25735;耍?#35753;男人倚着饭桌喝个小酒。遗憾的是男人早逝,长辫子的晚年十分孤单。

老巷子像一眼井,藏了很多往事很多年华,常常电影一样地在我记忆深处回放。如今人烟消失,占领了老巷子的是那些外来的不知姓名的陌生面?#20303;?#32769;巷子里的格局全变?#32781;?#25105;家老房子也让进城务工的小青年租了。那些门楼,一年又一年,有人住进去也有人走出来。老巷子就像一只螺壳,剩下不多的几个老人蛰伏其中,不知他们是否也会时常怀念老巷子的往事?

    热门文章

    Binzz:让学?#21834;?#24037;作和生活充满正能量 | 苏ICP备18031946号-1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
    <acronym id="kayq8"></acronym>
    <tr id="kayq8"></tr>
    <rt id="kayq8"><optgroup id="kayq8"></optgroup></rt>
    <sup id="kayq8"><small id="kayq8"></small></sup>
    <acronym id="kayq8"></acronym>
    <tr id="kayq8"></tr>
    <rt id="kayq8"><optgroup id="kayq8"></optgroup></rt>
    <sup id="kayq8"><small id="kayq8"></small></sup>
    大乐透走势图后区和值 浙江快乐12图表走势图 电影真人游戏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141期 期特码 不中大奖古诗 哪家网上百家乐网站比较安全 彩客网可信吗 唐龙说彩软件下载 安徽时时彩快3规则 二分彩技巧稳赚保本玩法 三公游戏真钱赌博 内蒙古十一选五 江苏时时彩 重庆快乐十分一月开奖